返回主站 >>
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
·学校概况
·媒体视界
·党建动态
·理论学习
·贯彻落实
·学校要闻
·教育教学
·校园文化
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
·学校概况
·贯彻落实
·学术论坛
·队伍建设
·党建动态
·反腐倡廉
·学在北理
·校园先锋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
·学院概况
·吉大新闻
·媒体报道
·党建动态
·学术专栏
·学生天地
·名师讲座
·吉大视频
珠海城市职业技术学院
·学校概况
·贯彻落实
·党建动态
·反腐倡廉
·职教园地
·队伍建设
·学生战线
·学术阵地
您现在浏览的位置是:
媒体视界
 
【中国科学报】北师大教授郭齐家:教育者要找回丢掉的心
2012-10-15
 

 


    不久前,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教授郭齐家刚过完75周岁生日,老先生精神矍铄,每每谈到教育问题,瘦小的身躯中就会发出洪亮的声音。在他看来,当前的大学改革必须重视去行政化、人文精神培植、教育者本身要受教育这三方面的问题。


    行政管理难以产生学派


    《中国科学报》:当前,中国大学的最大问题是行政化严重。在您看来,行政化为什么难以去除?


    郭齐家:行政化难以去除,从根本上来说是由于中国的教育体制长期不尊重教授治校,习惯于简单化管理造成的。


    中国大学办得最好的时期是“五四”以后至抗日战争之前,这段时间里既有中国传统的教育思想,又有西方先进的教育理念。遗憾的是,正确的建设之路被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所切断。战争年代的教育逻辑是派觉悟较高的领导来管理大学,简单化的管理确为战时的权宜之计。可是,到了和平年代,沿用这一方式并不适用于做学问。因为教育、行政有各自的规律,拿行政的规律套教育规律肯定是行不通的,一个最明显的问题是当代难出大师、难出学派。


    《中国科学报》:去行政化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郭齐家:当前,去行政化最大的阻力是用什么观念来领导大学,是让学术自由发展,还是由行政管住学术。我认为,当前对学术管理过严过细,学术自由的空气不足,所以到现在为止,大学里学派难以产生。有学派才有百家争鸣。过去,京剧里有梅程尚荀四大流派,各派有自己独立的艺术体系。我们的学问也是独立的体系,不是你管我、我管你,而是你研究你的、我研究我的,最后再交流、碰撞、争鸣。


    上个世纪产生众多大师、学问家,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学术自由的环境。像蔡元培、张伯苓、梅贻琦这样的校长,从不把自己的学问强加于人,而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服务科学家、知识分子的角色上,为他们的工作做铺垫。

    《中国科学报》:中国大学的去行政化之路,应该是怎样的一个过程?


    郭齐家:大学改革应该逐渐淡化行政手段,重视学问手段。它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


    举一个例子,我们都知道公选校长要比指派校长更合乎民情。当然,在整体觉悟不高、心灵封闭的情况下,公选校长未必比指派校长更合适。经过慢慢培养、革新氛围,公选出的校长会越来越理想,更重要的是形成了民主选举的氛围,这需要一个过程。


    中国大学教授治校的氛围不够,应该回归到“五四”以后抗日战争之前,从中吸取经验来培养中国的大学精神,其总的精神是东方的人文精神和西方的科学精神的有机结合。


    大学改革最担心丢掉人文精神


    《中国科学报》:除了行政化问题,当前的大学改革过程中,您还关注了什么?


    郭齐家:大学改革中,我最担心的还是丢弃人文精神。现在整个社会过分注重工具理性,忽视价值理性,甚至有人认为“文科无用”。但是,如果没有做人的方向,技术性能力越高的人,越有可能成为害群之马。


    实际上,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是一致的,只是它的偏重不同。科学精神强调的是力量,人文精神强调的是方向;科学精神讲的是工具理性,人文精神讲的是价值理性。换句话说,科学精神研究真的问题,人文精神解决善的问题,只有二者结合才是“美”。


    在应试环境下,中国的学生往往要到大学中补中学的人文课。在这一点上,一定要强调通识教育。如果暂时开不了通识课程,可以用大学语文代替。课程中要偏重儒家、道家的内容。比如,四书相当于是中国的“圣经”,通过《四书》和《道德经》我们可以学会怎么做人,做人的尊严、价值何在。尽管我不鼓励学生信仰宗教,但是希望他们有宗教情怀,因为宗教情怀重视人文的关怀和终极的关怀。


    《中国科学报》:您强调开设通识课、大学语文课,那么内嵌在当中的人文精神有什么特殊的考核形式吗?


    郭齐家:中国文化不是光靠背书、考试就能掌握的,要做到“知行合一”。不一定非要进行知识性考试,而应该鼓励学生进行人文体验,例如妈妈生日时给妈妈洗一次脚、煮一碗长寿面,期末的时候要求学生写一篇关于“孝道”的心得体会,播放一个以孝为主题的视频等。


    只有当学生的人文情怀提升后,行为动力才会充足,学习兴趣才会提高。开设人文课程的目的就是在于启发学生们做人的觉悟,唤醒他们的良知。


    教育者本身要受教育


    《中国科学报》:大学功利化是当今高校的一大弊病。您认为大学功利化产生的原因是什么?


    郭齐家:现在很多病根都是出在“上一代”——家长追求名利,“教”会孩子一切向“钱”看;老师也追求名利,个别人学术造假,抄袭作业、考场舞弊。必须明确,为师者不仅仅依靠知识工具教育下一代,而是要靠觉悟、本性来启发学生,唤醒学生的良知,把认知心与道德心、感恩心、关照心和美感心结合起来。


    然而,如今教师队伍的问题出在越来越多的人把教师当做职业对待,缺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观念。这是一种雇佣的观点,而非觉悟者的观点。孟子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儒家讲本心,道家讲元神,佛家讲本性,西方讲灵魂,实际上说的都是讲心灵。搞教育者在于把丢掉的心找回来,但是现在的教育异化了,只讲工具、讲计算,不讲心灵。


    让教育异化的根本原因在于过分强调物质化。新中国成立60周年以来,前30年教育强调为阶级斗争服务,甚至于说把大学办成党校;后30年教育为经济建设服务,很多学校历史系改为旅游系,只教肤浅的东西迎合商品化。大学的根本是追求文化,文化的根本是追求人性中的真善美。过于强调物质化,不仅把大学矮化了,还把大学的灵魂抛弃了。


    《中国科学报》:教育要回归本位,需要怎样的一个历程?


    郭齐家:马克思说过一句话,教育者本身要受教育。要改变中国大学生的气质,首先要改变大学教师气质。真正的教育,应该是灵魂与灵魂的感召、心灵与心灵的撞击,教师启发学生良知,使其拥有高尚的道德、大爱的胸怀、善念的种子。


    就整个教育环境而言,需要转变权、钱、性的价值观,回归到天地国亲师、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信仰上。我们生命的根基是“天人合一”,天给我们性,地给我们命,父母给我们身,国家给我们创造好的环境条件,老师给我们“道”,告诉我们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人文情怀,才能构成一个和谐的社会。


    中国的教育要把动脑改为动心,从胎教起就让中国文化落地生根。因为现在大学的问题是中小学的问题,中小学的问题是幼儿园、家庭教育的问题,根本问题还在于家庭教育和幼儿园的教育。应从心灵的培养开始,从小要接受圣贤的教育,要读“论语”、“道德经”,这是中国人的“圣经”。我们现在教育上、社会上出现的种种问题,集中为一点是背离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缺乏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自尊和自信。我们的大学,要真正为增强文化软实力作贡献,这样的大学才真正让人民满意。(记者 温才妃)


    《中国科学报》 (2012-09-19 B3 思考)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2/9/269614.shtm?id=269614


    人物简介:


    郭齐家,湖北武汉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退休)。现在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任教,兼任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国际儒联理事会顾问。著有《中国教育思想史》、《中国古代学校》、《中国古代考试制度》、《中国远古暨三代教育史》、《陆九渊教育思想研究》等,主编《中外教育名著评介》、《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全书》等。

 
版权所有:中国共产党珠海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珠海市信息化办公室
地址:珠海市机关大院一号楼四楼 邮编:519000 粤ICP备10205805